• <dd id="gewrf"></dd>
    <progress id="gewrf"><track id="gewrf"></track></progress><li id="gewrf"></li>

      1. <rp id="gewrf"><acronym id="gewrf"><input id="gewrf"></input></acronym></rp>
        1. <th id="gewrf"></th>
        2. 您的當前位置:三國殺 > 正文

          三國殺插畫設計細節系列之江東二喬

          2012-09-27來源:游戲狗作者:希

          江東二喬:

          看到兩幅插畫并存,有點驚訝吧?

          是的,雁門偷跑了,為了眼前這兩個歷史中的美女,無奈地偷跑了。

          也許因為她們生來在歷史上留下的能各自品味的故事就不多,也許因為她們本來就是兩朵應該黏在一起的姐妹花,也許因為她們的人生結局使我心生憐憫...所以,我把這里的江東二喬安排在一起出現了。說起大喬和小喬,除了想起她們千百年來一直為人所傳誦的美貌之外,我們還會想起兩個人,她們一生中關系最密切的兩個人——孫策和周瑜。

          孫策和周瑜這兩個年歲相近、志趣相投的哥們兒,早年就叱咤風云,一文一武、輾轉江東。平定了皖城(今安徽境內)后,得知皖城的“喬公”(一作“橋公”)有兩位“國色天香”的女兒,便鼓起勇氣、慕名拜訪以求天作之合。自此,大喬配孫策,小喬配周瑜,兩對璧人便開始了自己的美滿生活。

          當然,雁門只是為大家預熱一下才重提當年人所共知的佳話。

          不少朋友覺得他們一邊郎才,一邊女貌,皆天作之合。其實,并不盡然。

          這,其實要從大小喬的老家“皖城”說起...

          春秋時期,在今天安徽省境內有個小國家,名作“皖國”,而皖城就在當年皖國的境內,這也就是安徽省簡稱作“皖”的主要原因之一。

          東漢末年,孫策在袁術帳下自感窮途末路,發誓重振父輩基業,於是以父親覓得并藏下的玉璽向其借兵毅然席卷江東,而皖城,理所當然地被定格在他那雙虎眼之中,一動也不敢動。

          所以可以說,大小喬跟孫策、周瑜的相遇并非偶然,甚至是被故意為之的。

          而他們的“郎才女貌”我們可以先不討論,但他們真的是情投意合的麼?這個就很難說了。

          我們可以一起想像一下,哥倆兒一起把城給破了,然后尋山覓林地找到喬公喬老丈并向其提親,作為新敗之城中一蟻民,你喬老丈能不答應這樁婚事麼?

          這里不得不說一下《三國志》有名的注釋大家裴松之。他描述二喬與孫周之事時也引用了《江表傳》中的一句:(孫)策從容戲(周)瑜曰:“橋公二女雖流離,得吾二人作婿,亦足為歡。”

          好了,我們必須引起注意了~

          孫策戲周瑜中的“戲”,有說笑、戲謔的意味,證明提請之后的心情是比較輕松的,而非興奮的,我們可以推知整個提親過程的難度基本很低(詳見他們二人身份與上文背景)!話中的“流離”是什麼意思呢?糟點來了,這個“流離”絕不是我們三國殺中游卡的理解(顛沛流離),這里“流離”的意思是“容顏光彩煥發”!那孫策整一句的大概意思就是:

          “喬老丈的女兒是很漂亮,(但)能夠得到我們哥倆兒做他的女婿,也應該夠他偷著樂了吧!”

          從這個方面去理解的話,我們就可以知道當時的喬老丈的心態絕不是“黃月英”的爸爸黃承彥當時反過來向諸葛亮提親的那樣主動和積極了。

          如果是我是喬老丈,我就會想:“嗯,也好,英雄配美人,但愿姐妹倆以后衣食無憂~就這樣吧!(請幫我按住郭嘉)”,然后就風風光光地把自己的女兒們給嫁出去了...

          盡管如此,我們不能都因為這樣的推斷而否定人家郎才女貌、情投意合的可能性(畢竟我們作為后人只能想像加推測,頂多再配以積極且主觀的美化)~

          古代對女子當妻的要求很高很苛刻,但也不乏彪悍婦人(詳見唐玄宗時期“房謀杜斷”中的房玄齡,他鐘情于自己的發妻,可發妻卻是一名人所共知的悍婦!女子因感情而心生妒忌,我們可以考慮用“吃醋”來形容之,而典故便跟該悍妻有關!再回想一下宋時蘇東坡好友陳季常與其老婆的野史傳聞,不解釋)~然而大小喬下嫁孫策、周瑜之后,史上并無不和諧的記載,反而野史對這兩對璧人的舉案齊眉、琴瑟和鳴完全不吝筆墨,可想而知他們在當時也應該是比較受人羨慕的~

          歷史上記載大喬和小喬的文字,基本上是習慣以其兩姐妹共存的形式展現在我們眼前的。如果以這樣的思維,去讓游卡設計她們兩人的形象,不得不說絕對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

          同質性!

          首先,大家都是漂亮的萌妹子。

          其次,這兩位漂亮的萌妹子如何個漂亮法,千百年來已經無從考證。

          最重要的是,如果這倆萌妹子在玩家眼里沒有一個合理的“差異化競爭”,豈不是落得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可以說,最后插畫對她們的設計,的確是高水準地解決了以上問題,這也是我比較欣賞眼前這兩幅插畫的原因,更是我把姐妹倆排于一起在大家面前作對比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對于小喬而言,我們的大喬還多了些為孫策的插畫而留下的彩蛋和伏筆——手中拄著的劍(不過雁門一直認為畫得很像隋唐英雄傳中整天出現的兵器“鐵鞭”,不過這個無傷大雅)~

          據網上流傳,大喬身上還有另一處彩蛋,是跟她的武將技能一有關的...

          大家請看大喬胸前那近似菱形的鑲金翡翠~像撲克中的“方塊”麼?應該都能理解吧,這個說法雁門也是聽說而已(我真不是色胚,真不是)...

          咳咳,好了,遐想完畢,言歸正傳~我們還是把她們這兩姐妹的插畫一起說說吧。

          如果你手上有大小喬的武將卡,不妨把兩者左右拼在一起的看,你心中也許會有一種莫名的味道。

          如果非要我去形容的話,我認為:

          大喬給我的感覺是一種深閨懷人的離愁,小喬給我的感覺是偏向一種動靜皆宜的風情。

          而她們的形象也是有區別的,大喬的落筆有一種自上而下的觀感(請留意大喬的低眉與靜默、身后的風中垂柳和難以揚起的披風),小喬的落筆有一種自下而上的觀感(請留意小喬的笑顏與靈動、身后的群芳爭艷和別於大喬的蝴蝶結)~更重要的是,小喬給我的感覺更為鮮明(雖然姐妹倆在歷史上都經歷了喪夫之痛,也許游卡希望把二人所表達的意境區分開來,致使單獨讓插畫中的大喬默默地承受著那種懷人的離愁吧)~

          有時候,我們總是覺得二喬是幸福的,她們跟自己的夫君又是情投意合、郎才女貌的,甚至還因此羨慕不已...

          可是,事實上真的是這樣麼?早早地雙雙經歷喪夫之痛并長留深閨離愁,這些我們能想像的麼?

          也許有時候,金錢是不重要的;名利也是不重要的;美貌是不重要的;才華也是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你的眼前人~

          千百年過去了。

          英雄和美人,誰也留不下光輝,誰也留不住春色,留下的都只是一座青冢...

          每當我們習慣性地挑剔著自己的伴侶是如何不優秀甚至如何不體貼的時候,我們又有否想過,假如從這一刻開始永遠地失去了眼前的ta,自己會是怎樣的呢?

          還請珍惜眼前人,生在福中要知福~

          排行榜
          亚洲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