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gewrf"></dd>
    <progress id="gewrf"><track id="gewrf"></track></progress><li id="gewrf"></li>

      1. <rp id="gewrf"><acronym id="gewrf"><input id="gewrf"></input></acronym></rp>
        1. <th id="gewrf"></th>
        2. 您的當前位置:三國殺 > 正文

          三國技能背景之魏國謀士與戰將篇

          2012-08-21來源:游戲狗作者:希

          約在三年前,我在官方論壇發布了“技能的背景”系列,那時官方論壇還沒倒閉,三國殺也只是出到火包,時間過得真快,現在的三國殺已經是神話系列齊備,一將成名也出了兩次,三國人物也達到了83位之多(八神、少諸葛是同名人物、合體將暫算一位),三國人物日漸豐富。因為官方論壇已倒,受到玩點吧最高負責人——謎之滅的委托,我將之前已發的“技能背景”系列重新整理了一下,并加上目前的擴展包,一并發布。同時賀《一將成名2012》及《武將列傳——吳傳》的發售。

          需要諸位讀者朋友見諒的是,“技能的背景”只是一個簡單的介紹,由于我同時是“三國殺武將列傳”的作者,受到合同制約(列傳的版權是桌游志的),不能在網上發布武將列傳的內容(也很對不起謎版了),因此若對三國歷史有濃厚興趣,則請參閱《三國殺武將列傳》,或自行翻閱史書,列傳可視為是“技能背景”的詳細版。不過我并非全部列傳的作者,因此在我沒有負責的人物,如果諸位表示強烈的興趣,我可以以列傳的規格(即技能背景的詳細版)來描寫剩下的三國人物。

          不管是簡單的《技能的背景》還是詳細的《武將列傳》,都是希望拋磚引玉,導引部分還沒深入研讀三國著作的三國殺玩家進入三國史研究領域。尤其是對于偏門的人物和事件深入了解研究,比如像高順、陳登、沮授這樣的人物,只讀過演義的可能不會太關注,如果像麴義、許汜、夏侯徽、步練師這樣的人物,估計即使讀過《三國志》,只要不是細讀,也恐怕不會知道。筆者非常希望借助“三國殺”這個游戲熱潮,令更多本身喜歡史而未深入了解的玩家都向這些人物邁進。至于我自己,目前只是讀過《三國志》(含裴注)及少量的其他文,《三國志集解》、《華陽國志》、《三國會要》、《三國食貨志》之類更深入的書籍則未仔細閱讀,因此水平有限,望指正。也希望引發更多玩家向此類書籍進軍。

          今天分享給大家魏勢力武將的技能背景介紹:

          技能的背景——魏謀士篇

          荀彧(王佐之才)

          【驅虎】——出牌階段,你可以與一名體力比你多的角色拼點,若你贏,則該角色對其攻擊范圍內另一名由你指定的角色造成1點傷害;若你沒贏,他/她對你造成1點傷害,每回合限一次。

          【節命】——你每受到1點傷害,可令任意一名角色將手牌補至其體力上限的張數。

          曹魏首席謀士(主持戰略方向),堪比張良蕭何的智者,統籌曹氏后方,戰略大方向把握得當,后勤供應萬無一失,自身德業清高。連司馬懿都對他推崇備至,常稱:“書傳遠事,吾自耳目所從聞見,逮百數十年間,賢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

          驅虎:取自演義中驅虎吞狼之計。荀彧先使二虎競食之計,誘使劉備殺呂布,劉備不受,又使驅虎吞狼之計,就是用天子命令使劉備攻袁術,然后徐州空虛,誘使呂布攻劉,此計遂成。游戲中驅虎技能有點像借刀殺人,實際演義上也像。至于拼點,那就是游戲上的事情啦。條件是必須與體力比自己多的角色,則是體現與虎相搏。拼贏則成功驅虎,拼輸則為虎所傷。

          節命:這個技能是對他的悲劇結局作一個總結,是不惜以性命以守漢臣之節的意思。很多學者都傾向于荀彧是曲線救國。漢朝將倒,是時僅曹操是有志向、有能力挽救殘漢。因此荀彧只能選擇他,攻滅群雄,但隨著曹操本性逐漸流露之際,曹荀之間的矛盾亦逐漸加劇,終于,曹操要當魏公,踏出篡漢第一步(其實赤壁前廢三公,自當丞相總攬一切已經是第一步了,只是尚未挑戰皇權罷了),荀彧退無可退,毅然反對。看似無奈的自殺,實際上是慷慨就義。

          荀彧死,第二年,曹操再無阻礙,榮登魏公。而“節命”技能則為傷一血讓人補滿手牌,頗有此意味。

          至于曹操和荀彧倒不一定是絕配,只能說是一個中等的配合,當然啦,這兩個人后期交惡嘛。反而荀彧和劉備是一個很好的配合,劉備要復漢,荀彧也要復漢,荀令君死前是否后悔了呢?不過話說回來,或許在荀彧眼中,劉備只是一個地方政權,反賊一名而已。然而劉備卻對荀彧念念不忘,在孫權刻意將荀彧死訊傳入蜀中后,劉備曾罵:“老賊不死,禍亂未已”。

          荀攸(曹魏的謀主)

          【奇策】——出牌階段,你可以將所有手牌(至少一張)當做任意一張非延時錦囊牌使用,每階段限一次。

          【智愚】——每當你受到一次傷害后,可以摸一張牌,然后展示所有手牌,若均為同一顏色,則傷害來源棄一張手牌。

          曹魏首席謀士(主持戰術方向),一生十二奇策,助曹氏平天下。荀攸作為曹軍的謀主,跟隨曹操幾乎在每一場重要戰役作戰,攻張繡曹操不同意他的意見,幾乎大敗。之后每計必從。水掩下邳破呂布。官渡之戰更是奇策迭出,先是以運動戰襲殺顏良,再以利誘策略一舉斬殺文丑,后又用計破襲袁軍運糧隊,并又在緊要關頭看準許攸和張郃的先后來降可信。荀攸實為官渡之戰的第一功臣。后擔任魏公國的尚書令,為大魏元勛。這里注意一點,歷史上的荀攸是很支持曹操稱公,組建魏公國的,并不是演義中的步其叔叔后塵。

          奇策:荀攸一生十二奇策,技能中荀攸可變成的非延時錦囊也一共12種。而荀攸也是繼老年諸葛亮之后第二位使用了與游戲趨勢(以手牌多為強勢)逆行的思路。“奇策”完了之后的荀攸基本就是空手牌(當然順手、五谷、無中等除外),但也是削減手牌,減低荀攸的防御力。而逆行的思路以及防御力的提升就體現在第二個技能“智愚”。

          智愚:這個技能的典故是取自荀攸的生平性格。曹魏五大謀士個個性格不同,荀攸不太愛說話,且非常守密。曹操也說荀攸是外愚內智、智可及愚不可及。因此插圖的荀攸明顯就采用這種風格。技能內容也是這樣,同樣秉承魏國賣血流,受到傷害后發動技能。效果是需要展示所有手牌給別人看,有點“愚”的感覺,然后再反擊對手。正如上段所言,這個技能反映了逆行思路。荀攸如果是空手牌,則本技能100%發動。手牌越多,發動反而越難。

          郭嘉(早終的先知)

          【天妒】——在你的判定牌生效后,你可以立即獲得它。

          【遺計】——你每受到1點傷害,可摸兩張牌,將其中一張交給任意一名角色,然后將另一張交給任意一名角色。

          曹魏著名謀士,此君委實鬼神莫測。荀彧極少對戰術發表意見,他自己也甚少隨軍,荀攸與程昱則主要負責戰術的建言,僅偶爾對戰略發表意見。而郭嘉則無論對戰略或戰術都有不少的建言。戰略上對孫策袁紹的判斷等,戰術上則是水淹下邳等。對于曹操宿敵劉備的處置,則明顯高于程昱。劉備來投時,程昱則已看穿此人的厲害,勸曹操殺之,而郭嘉則同意曹操意見,不能殺。待日后曹操欲放時,程昱固然不同意,而郭嘉也不同意:既不可殺,又不能放。水平高程昱一籌!

          天妒:三國殺游戲中有一獨特概念:判定。許多人說三國殺取自BANG,不知道這個也是否借鑒還是獨創呢。判定,也就是運氣、命運。也就是OL上司馬懿念念不忘的“天命”。

          這張天命牌,司馬能代,張角能換,郭嘉卻能收!表示著他能窺探天機,因此即使在三國志這本史書上,郭嘉的預測能力也是神得可以!最經典的就是,他料測孫策必死于刺客之手,果如其言。當時曹袁正對持于官渡,危急萬分,倘若他料錯了,又或者即使料對,只要孫策死的時機不對,那三國歷史真可以改寫了。孫策不同于劉表,他的用兵水平,可能未及曹操老練,但論迅猛、果變絕不在曹操之下,決非袁紹劉表等輩可比,而他也正是要北伐曹操!所以郭嘉這一次預料,真是神一般的存在。

          遺計:取自演義的遺計定遼東,不對公孫施以壓力,讓其自行解決二袁。游戲中傷血給牌,正是此計體現。

          楊修(恃才放曠)

          【雞肋】——當你受到傷害時,說出一種牌的類別(基本牌、錦囊牌、裝備牌),對你造成傷害的角色不能使用、打出或棄掉該類別手牌直到回合結束。

          【啖酪】——當一個錦囊指定了包括你在內的多個目標,你可以立即摸一張牌,若如此做,該錦囊對你無效。

          這個家伙老是與魏武抬杠!與魏武經常性作對的有三人:禰衡、孔融、楊修。論程度,楊修算是最輕的了,所以是最晚死的。

          楊修是太尉楊彪的兒子,也是袁紹的外甥,系出名門,智慧是不少的,不過權術心計就差得遠了,他和曹植一起根本不是曹丕吳質的對手。更何況賈詡也是幫助曹丕的呢。嚴格來說,楊修還不算是魏國的謀士呢。

          雞肋:這源于演義,是楊修的直接死因。楊修看穿曹操心思,漢中就是雞肋,打又不能,退又不甘。在游戲中是指定某人,出牌有不可以,棄牌卻又不能。歷史貼合度極高。

          啖酪:這是來自于一個有趣的故事:一人一口酥。曹操得到了一合酥,于是就寫了“一合酥”三個字,回來后卻被楊修分給大家吃,理由是將那個“合”字拆開。其實這究竟是否曹操本意呢,尚存疑,但無論如何,楊修點破上司心意,其罪大矣,類似的事其實很多,這個家伙就是凈做這些傻事,就算主公是孫劉,都未必忍得了,更何況魏武?而技能就是每當有群體錦囊發動,自己不受傷還要摸一張。在曹操心中,楊修算是一個小反骨,而在游戲中,魏武最喜歡放AOE,你這小子居然不受還要摸一張,真不順眼。不過卻又是和曹操一個配合,使他不怕誤傷忠臣。畢竟怎么說,他還是丞相府的人嘛。

          當然楊修死的主因其實并非魏武心胸狹窄,而是幫助曹植卷入政治斗爭。選錯主公做錯事,安得不死?

          王異(決意的巾幗)

          【貞烈】——在你的判定牌生效前,你可以亮出牌堆頂的一張牌代替之。

          【秘計】——回合開始階段開始時及回合結束階段開始時,若你已受傷,你可以進行一次判定,若判定結果為黑色,你觀看牌堆頂的X張牌(X為你已損失的體力值),然后將這些牌交給一名角色。

          王異是曹魏將領趙昂的妻子。趙昂本不出名,因與楊阜一起抵抗馬超,其舉甚壯,得以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一小筆,但其決心也是妻子王異幫他下的。為擊敗馬超,王異先是向馬超妻子楊氏示好,窺準時機起事后,馬超手里有趙昂夫妻的兒子趙月為人質,王異絲毫不理,拼著馬超殺害兒子,仍然堅持與馬超對陣,甚至自己親自到達前線,將首飾勞軍,病指揮作戰。我一直覺得另一張在風雪除下自己耳環的王異畫得更好,標識更明確。

          貞烈:這表現王異不信天命。三國殺對判定牌可以控制的也就前后兩個神棍司馬和張角,郭嘉能收但不能控。王異作為凡人,也是不能控,但其不信天命,設計者便賦予他能再判一次。本來設計者Virgopaladin的原作是:全場角色遇到判定,王異都能讓他們重判一次,這就有效克制馬超,符合典故,不過鑒于王異已經過強了,便在此處改弱,而且也能減少詢問次數。這也算是典故性和游戲性的一次沖突,而最終典故性要向游戲性低頭。

          秘計:趙昂的守軍在祁山抵抗馬超時,王異曾獻上九條秘計,使馬超無可奈何。游戲中,王異如果1血,技能最大限度發動時,由上回合結束階段摸的2張加上1血殘留的1張牌共3張,本回合開始階段摸2張,摸牌階段摸2張。回合結束階段摸2張,則一整個回合下來共運用9張牌,剛好對應9條秘計。這里順便提一下,設計者Virgopaladin是魏國的忠實FANS,對于魏國人物的提煉和感覺絕對是非常優秀的。

          張春華(冷血皇后)

          【絕情】——鎖定技,你即將造成的傷害均視為失去體力。

          【傷逝】——棄牌階段外,當你的手牌數小于X時,你可以將手牌補至X張(X為你已損失的體力值且最多為2)。

          張春華是司馬懿的妻子,雖然她一生都在魏國,但嚴格來說她不能算是魏國人,因為所做的事情均為晉朝建立作出貢獻。且其稱號冷血皇后也只能說是晉的皇后,決不能是魏的皇后。

          絕情:這個技能將所有具備賣血傳統的魏國文武一次克到盡,那也是因為她一生在培養曹家的掘墓人。連選擇兒媳也很有講究。公元234年就在司馬懿和諸葛亮對決的最后一年,司馬師陰謀毒殺妻子夏侯徵,這場陰謀不知是否與張春華有關?

          傷逝:老實說這個技能我是至今還沒很能理解它的典故符合性,按技能名字,作者的本意應該是要表達當張春華逐漸老去,司馬懿對她負心的景象。

          本卷存疑問題:

          1,郭嘉、程昱、曹操三人對劉備的態度都是不同的。分別是:既不放也不殺、殺之一了百了、先是不放最終放了。曹操最后都沒有采納兩大謀士的建議而放過了這個一生勁敵,究竟為何?難道截擊袁術就只有劉備才能做到嗎?這個真的不是理由啊……

          2,司馬師毒殺妻子夏侯徵(夏侯尚與曹真的妹妹所生的女兒),史書只稱夏侯徵知丈夫“非魏純臣”,究竟因何而知?難道夏侯徵發現了什么秘密?但當時還是234年,還遠遠未到司馬氏弄權的時候,甚至司馬懿有沒有這個念頭都說不準。不過這年剛好就是司馬對決諸葛的最后一年。究竟中間有些什么?

          3,司馬懿201年被征不出,207年郭嘉死,208年立馬就出(雖說是曹操放了狠話),有沒有必然聯系性?有陰謀論認為司馬一開始就想取而代之,這個有點牽強,但是不是完全沒有理由?還有司馬懿究竟是何時有篡魏的心態,還是至死都沒有(或者說留給兒子,隨他們自己決定),只是純粹掌權?

          4,郭嘉料孫策死這一神奇事件恐怕是眾所周知的。不過由于當時太過關鍵,袁紹大軍壓境。孫策如果不是那年被刺,只要遲那么一點,曹操可能不保。郭嘉這一料未免太巧合。許貢家客的事,我常認為是郭嘉和陳登安排好的,或者至少知道這個情報。而且也有史料說陳登早就暗中聯絡好孫策的敵對分子,“圖為后害”。因此完全可以推斷或許是他倆搞的鬼。另外,既然孫策要謀襲許縣,卻又在東邊廣陵派孫權攻打陳登,這不是打草驚蛇么,還是試探戰?而孫權敗后,孫策北圖的計劃更加密鑼緊鼓,正準備大舉興師忽然被殺。這一個過程怎樣猜想才合情合理?

           

          技能的背景——魏戰將篇

          于禁(魏武之剛)

          【毅重】——鎖定技,當你沒裝備防具時,黑色的【殺】對你無效。

          魏左將軍,五子之一。五子良將中,于禁和樂進是演義中高度弱化的武將,從演義開始,這倆注定人氣低下,到了光榮游戲中,不但智力不高,就連作為武將的武力和統御都不高,比其他三位差遠了。幸好近年來,認識五子的人愈來愈多,人氣也越來越旺,這才沒有使這位良將埋沒了。

          三國演義中的模式是武將出陣單挑,文官用計,所以善于用兵的五子顯得比較雞肋,反而典韋許褚呼聲更高。實際上,三國志的職能卻非如此分類的,只看演義的讀者很難想象到諸葛亮周瑜龐統這類人是和張遼樂進這種是同一方向的(當然諸葛亮周瑜級別更高,是勢力中的主帥,統帥了大部分部隊,而五子鑒于外姓,鑒于曹軍兵多,只能統率少部分軍隊)。因為他們其實都是武職人員,這就很好的解釋龐統這樣的文士為何會率眾攻城,乃至偶中流矢而死。龐統和郭嘉荀攸看起來是同類型的,但實際上職能卻很不一樣,和程昱倒是類似,說白了就是能帶兵的。

          扯遠了。于禁在五子中資歷最深,地位最高。所謂的五子之首張遼在威鎮逍遙津后才受封為第四級別的四征四鎮(征東將軍),而于禁這時已經是第三級別的前后左右(左將軍)了,如果不是晚節不保,估計排在三國志卷十七的第一位就應該是他而不是張遼。

          于禁有點像曹仁,也是以防守出名的,成名作就是曹操死了典韋的那次大敗,青州兵同時作亂而被于禁很好地控制了局勢,穩住了軍心。曹操準備和袁紹開戰,卻東征劉備,這是袁紹的最好時機,袁紹并沒有像演義那樣愚蠢為了兒子的病而放棄機會,而是已經出兵延津,結果于禁鎮守于此,抵擋了袁軍攻勢,成功為曹操拖延了時間,使其殲滅劉備后回頭過來。在袁軍勢大的情況下,還能和樂進一起孤軍北上,搗亂敵后。在官渡第三階段的攻堅戰時,于禁表現也十分出色。

          而卡牌上設計,無論是插畫作者還是技能作者都主要取自于禁的最后一戰,也是他畢生的恥辱。插畫上的他迎著風雨,手中按著武器,表情復雜,想必就是準備下令全軍投降的時刻了。技能上,不受黑殺的攻擊使他具備雄厚的防守力,對應了他一生的用兵特色(樂進善攻,于禁善守),而又巧妙地讓他的技能在關羽面前形同虛設,體現了水淹七軍的典故。此技能貼合度非常的高。

          關于于禁的降,現在很多于禁的FANS都認為是為了保衛全軍性命,不作無謂的抗爭,心存仁念,因此,充滿仁慈之心的于禁的技能基本上也就類似仁王盾了。

          樂進(奮強突固)

          【驍果】——其他角色的回合結束階段開始時,你可以棄置一張基本牌,該角色須棄置一張裝備牌,否則受到你對其造成的1點傷害。

          魏右將軍,五子之一。樂進是最后一位在三國殺登場的五子良將,是眾多魏控(尤其以王異的設計者小V為典型)盼星星盼月亮盼出來的。KAYAK曾為小V畫了個樂進的草圖,可惜最終登場的畫并不是KAYAK畫的。

          不過,可惜的是:五子并沒有得以聚首。身份局缺樂進,國戰局缺于禁。有人可能會反問:樂進的技能不是也適合身份局嗎?樂進的技能并沒有國戰專屬啊!例如像典型的游戲型玩家氫彈就一定會提出這個問題,不過像我和小V這類的玩家,收藏大于游戲,追求的主要還是形式上的東西,一天沒出身份局邊框的樂進,一天也不算五子齊聚。

          樂進也是演義高度弱化的武將,絕無僅有的幾次陣斬記錄,樂進一人就占了不止一次,同樣的不止一次也只有關羽而已。五子良將作戰風格各異,樂進在謀略上的描寫遠少于張郃徐晃,他的特點就在于猛烈的進攻,常常能做到先登。

          驍果:技能名字出自于陳壽的評價,技能內容上,為了表達其“先登”的特點,特點讓他能夠在別人的回合結束階段破防,先于自己回合,先于一切。

          張遼(前將軍)

          【突襲】——摸牌階段,你可以放棄摸牌,然后從至多兩名(至少一名)角色的手牌里各抽取一張牌。

          魏前將軍,五子之首。張遼在呂布手下時,前輩高順,指揮陷陣營七百人,所向披靡,此時的張遼,似乎沒什么閃光點,投降曹操后,事跡多起來了。演義中有關公屯土山,張遼前往說降。而三國志則是昌曦被夏侯淵所圍,張遼前往說降,事后,曹操還不同意,說這樣太危險,擔心張遼危險。張遼事跡不少,當然最為人樂道的就是“威鎮逍遙津”。

          突襲:突襲是摸人家牌,技能簡潔實用而經典,基本就是順手牽羊的加強版,此技能與歷史(或演義)貼合度不高,但勉強說得過去。原因:張遼以八百對抗孫權十萬,真打起來不可能贏。演義是張遼先使樂進詐敗引孫權過來,然后斷橋再伏擊,三國志則只是張遼以攻為守,不等孫權來攻城,反出城攻孫權營寨,使吳人奪氣,然后再趁孫權退兵,看準前后軍不緊湊的弱點,殺得東吳小兒夜不夠啼。

          且技能“突襲”奪得的大多是別人的閃和桃,通過“進攻”,反使張遼自己防御力加強。而且,孫權的主公技最需要吳將存桃,而張遼的突襲,正好使“救援”形同虛設。典故和互動都非常好的技能。

          徐晃(周亞夫之風)

          【斷糧】——出牌階段,你可以將你的任意一張黑桃或梅花的基本牌或裝備牌當【兵糧寸斷】使用;你可以對與你距離為2的角色使用【兵糧寸斷】。

          魏右將軍,五子之一。魏五子各有特色,縱橫疆場,可惜名額有限,看來是出不完的了。徐晃在三國志中排名最末,然而在演義中,其武力略高于樂于張三人,而和張遼并列,故游卡選取徐晃為五子中第二出場。徐晃治軍嚴謹,軍中只聞將軍令,不聞天子詔,直比西漢名將周亞夫,曹操評曰:“徐將軍可謂有周亞夫之風矣”——三國志徐晃傳。徐晃一生最大戰功是長驅直入四冢寨,大破威鎮華夏的關云長。但實際上對于曹操最受惠的其實鮮為人知官渡斷糧。老實說,襄樊之戰,孫權在后,曹操也不斷派出支援部隊,即使沒有徐晃,關羽最后也可能失敗。但官渡不同,曹操一方一直處于劣勢,靠的是于禁、史煥和徐晃一直騷擾敵后,拖住袁氏的攻勢。而徐晃的斷糧就起了很大作用。

          斷糧:據三國志荀攸傳記載,袁紹將韓荀(可能就是演義中的韓猛)負責運糧,曹操問:“誰可使?”,(荀)攸曰:“徐晃可”。注意其時魏武諸將大多在,荀攸獨獨推薦徐晃,已足可體現平時徐晃已經擅長劫襲抄截的軍事行動,因此在這節骨眼上,荀攸鎖定此人,確保出戰成功率。而徐晃也沒有辜負曹操荀攸的期望,大破韓荀并燒其糧車。游戲中徐晃用來當兵糧寸斷的牌是黑色基本牌(其實就是殺和酒)和裝備牌,同時體現出徐晃的武勇本色,游卡設計師面面俱到!

          張郃(料敵機先)

          巧變:你可以棄一張手牌來跳過自己的一個階段(回合開始和回合結束階段除外);若以此法跳過摸牌階段,從其他至多兩名角色手里各抽取一張牌;若以此法跳過出牌階段,你可以將場上的一張牌移動到另一個合理的位置。

          魏征西車騎將軍,五子之一。張郃早在袁紹下屬時已經因平滅公孫瓚被封為寧國中郎將,也是少數袁軍大將有官職記錄的一將。官渡之戰最后關頭,張郃投降曹操,原因在各傳中有細微差別,但卻關系著張合的人品,及其對袁軍戰敗所負的責任程度有多高,這點在《武將列傳》有詳細論及,這里不在贅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翻閱《三國志》的武帝紀、張郃傳、袁紹傳加以比較研究。張郃主要功勞在于西線,一開始還被張飛完爆,被打得緣山棄馬而逃。后來逐漸成熟,在夏侯淵被殺后代為主軍,遏制敗勢,使劉備沒能進一步擴大戰果。后來主要負責抵抗諸葛亮,在街亭擊敗諸葛亮的謀士馬謖,并掌握了諸葛亮的戰法。至于木門戰死一事,是否被司馬懿所害,亦存疑,此處將問題點出,供喜歡典故的玩家研究。

          巧變:技能名字直接取自陳壽的評語,而張郃的作戰風格主要是善于利用地形作戰,街亭之戰及之后防范諸葛亮的都是利用地勢的典型。因此技能內容上充分顯示這一特點。延時錦囊、敵人的裝備都是三國殺中的一大障礙。張郃是極少數能同時移動這兩個東西的人物,而他自己也能通過跳過判定階段,視延時錦囊為無物。張郃的技能能涉及四個階段,用好張郃,能充分展現玩家的巧變水平,是典故、操作、平衡、體驗都優秀的上上技能。

          本卷存疑問題,先聊以列出,供喜歡典故的玩家進一步研究。

          1,于禁投降關羽是否果真為了三萬人性命,是否有拖垮關羽補給的目的?

          2,張郃投降曹操,在袁軍官渡戰敗應負責任程度如何?三國志三傳前后不一。

          3,司馬懿是否真欲害張郃于木門道?

          排行榜
          亚洲五月天